Vice Magazine – China

Here’s a link to a time I was featured in Vice Magazine China:

作者: 萨姆·沃尔夫森(Sam Wolfson)
链接:http://noisey.vice.cn/read/a-look-at-pete-dohertys-time-at-a-thai-rehab-facility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The Libertines 的故事总是围绕着毁灭与依赖展开——紧身夹克、Wordsworth 诗歌和浪漫到绝望的音乐之下,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海洛因毒瘾和街头犯罪。16岁的时候,我会神魂颠倒地在大街上追随着毒虫 Pete Doherty 的踪迹。和这支乐队的多数歌迷一样,我美化了他们的毒瘾所带来的黑暗。长大以后,我看到了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牢狱之灾、憔悴的面容还有日渐稀少的音乐产出。   The Libertines 的故事总是围绕着毁灭与依赖展开——紧身夹克、Wordsworth 诗歌和浪漫到绝望的音乐之下,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海洛因毒瘾和街头犯罪。16岁的时候,我会神魂颠倒地在大街上追随着毒虫 Pete Doherty 的踪迹。和这支乐队的多数歌迷一样,我美化了他们的毒瘾所带来的黑暗。长大以后,我看到了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牢狱之灾、憔悴的面容还有日渐稀少的音乐产出。 去年9月,Libertines 在 Alexandra Palace 上演了三场满座复出演出,随后 Pete 离开英国前往泰国的“希望康复中心(Hope Rehab Center)”戒毒。此前,他也曾几次前往那里,最有名的一次是在2004年由女演员 June Brown 非常诡异地赞助的泰国之旅,这位女演员最有名的角色是电影《东区人(Eastenders)》中的 Dot Cotton。 本周,康复中心的 Simon Mott 给 Noisey 发来一个文件夹,里面装有 Pete此次疗养的视频、照片和采访。Pete 在其中聊到了自己在康复中心的经历以及 Libertines 的复出演出和未来的计划。他谈到了自己的吸毒史和近几年经历的一些事件,其中包括因涉嫌给不省人事的歌迷注射海洛因而被逮捕的事情。 这些视频看起来有些奇怪,某些时候甚至是别扭。Pete 气色不错,但显然康复未满。他还没能来得及清醒地全面反思,对于周遭事物的反应还带着一丝脆弱。其他一些时候他看起来又十分放松,讲着普拉提健身球的笑话,玩着小乌龟。另外还有一些挺不错的骑大象照片。 Dylan Kerr 在康复中心对 Pete 进行了采访,Noisey 也收到了这次采访的录像,在其中Pete表示希望这次在“希望”的疗养能带给他一些创作上的慰藉。“主要是因为这里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所以我不想弄出太大声音。不过来到这里以后,我发现内心的某些东西又重新活了起来,比如说我又开始享受弹吉他的乐趣,把以前知道的一些歌翻来覆去地弹。比如一些 Lindisfarne 和 Stone Roses 的老歌。” 除了弹奏别人的歌,Doherty 多年来第一次开始在清醒的状态下写歌。“我还编了一些不错的 riff。简单的贝斯线什么的,这块的军阀有个女儿,我想让她帮我打鼓,不过现在找不到她人。希望下次 Carl 穿着皮衣带着系着方巾来的时候我们能想出点新主意。这个穿人字拖的家伙!不过他不管那叫人字拖,他管那叫‘滑滑鞋(sliders)。’” 这个康复中心在采用现代化疗法的同时也包含着一番泰国特色。Doherty 说自己在这里对佛教的精神性有所涉猎。“我觉得对小物件、仪式和精神性的迷恋——我觉得我就是这样——和真正每天例行修正自己的罪念还是有区别的,对我来说放弃其他的一切真的很难。有一种正念的元素蕴含其中,我觉得这就是从佛教中吸取的。这么说可能有点傻,但管不了那么多:我觉得这就是存在的精髓,真的,还有不随波逐流、受消极想法摆布的态度。” Simon Mott 本人也曾是海洛因成瘾者。年近四十的一次吸毒过量后,他彻底戒掉了20年的毒瘾。戒毒期间他开始在泰国的康复中心工作,后来建立了“希望”中心。他曾帮助过的吸毒者有几百人,从明星到商业大亨,现在的他已经成为改革戒毒疗法的提倡人。他计划与Pete 一道建立“Pete Doherty 希望计划”,为中心的其他患者筹集治疗资金。 我们和他聊了聊Pete在泰国戒毒之旅。 Noisey:Pete这次入驻“希望”康复中心是什么时候?一共待了多长时间? Simon Matt:Pete 从10月10日住到12月19日。目前他在对面的岛上寻求宁静。我们每周末都会带客户去那个岛,那里很小,只有一座庙,没有外国人。我们的首席咨询师 Dylan Kerr 跟他一起在那里。 这些年来,你显然对 Pete 有了一些认识。这次的他和以往有什么区别吗? 是的,这次的他看起来更主动积极,更有决心。前几次 Pete 会为自己的毒瘾寻找借口,并试图对此轻描淡写——我们管这个叫“否认”,那些深受负面影响的吸毒者更倾向于出现这种态度。Pete 的生活中有纵容他的人,他们不敢对他说不,这些人现在也倍感绝望和疲惫。情况好的时候,Pete是个模范戒毒者,情况差的时候,毒瘾会掌控他的一切,任何人对此都无能为力。 康复中心这种录像采访很常见么,还是只有 Pete 有这种待遇? Pete 问我能不能在这里免费戒毒,作为回报他会为我们的中心做一些公共宣传。我同意了,所以这样的一些采访主要是出于宣传目的。这种采访在这里不常见,但某些客户也会为我们这样的私人机构做些书面或视频评价——我们属于发展中的私人医疗机构,需要采用一些常规的营销手段来推广我们的服务,在欧洲,多数康复中心是由政府出资建立的,所以他们在财政上没有我们这样的压力——他们的收入来自于纳税人,不过出于经济环境的改变,这样的情况也越来越难以维持。

作者: 萨姆·沃尔夫森(Sam Wolfson)
链接:http://noisey.vice.cn/read/a-look-at-pete-dohertys-time-at-a-thai-rehab-facility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那么你认为这些采访是康复的一部分,或是独立于康复之外的? 我相信这些采访对 Pete 的康复也有所帮助。在十二步戒断法中,有一步叫做“付出才有收获”,Pete 帮助他人的愿望也同时帮助了自己的康复。通过在视频中解释自己戒毒治疗的过程并且回头观看,可以帮助他在认知层面真正地去接受它。 一般情况下,我们很难看到这种被记录下来的戒毒。你觉得这种公开的记录会怎样影响 Pete的康复? “视觉康复”是最近很火的一个词。这个词说的就是诸如 Russell Brand 和很多其他名人对自己的毒瘾与康复的公开。目睹了发生在 Pete 身上实实在在的改变,很多其他的戒毒者也会被吸引到这里来,这是积极的影响,是互惠互利的。我们常说秘密总在黑暗中滋生,所以不如说出来。另外,话都放出去了,戒不掉多丢人,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也是有帮助的。 所以这就好比不匿名的 AA? 没错,AA 指的是匿名嗜酒者互诫协会(Alcoholics Anonymous),但匿名的部分最初是为了成员间人格的平等,而不是隐私,当然这确实对人们的隐私起到了保护作用。不过重点在于,协会中大家都是平等的,明星或者大法官不比无业流浪者更重要,这是匿名制度的初衷。 你现在已经成为了戒毒新疗法的重要倡议人。在此领域你已工作多年,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来帮助改进政府的项目和公众的态度? 目前我们在这种我们称为“康复辅导”的新疗法上已经取得了很大成功,这种疗法更加自由,更加人性。老式的方法依靠羞辱和指责来迫使客户远离毒瘾,而不是接纳与宽容。而我们所做的则是给他们以空间让他们自己做出选择,同时辅以必要的帮助。不过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采取必要的强硬态度。 这种强硬的态度是什么样的? 我们这里有点新兵训练营的感觉。客户们每天早上必须六点起床,就像我说的,“比你的毒瘾先起床”。我相信身体和意志的双重磨练才能产生更好的效果。物理疗法和心理疗法一样重要,所以身体的健康是我们治疗的核心。 复吸的患者是不是更难治疗? 我们曾有过几个令人伤心的案例,那些人也确实尽力了,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Rob Skipper(The Holloways的主唱)最近的过量死亡对于我个人是个巨大的打击。这很残酷,正当 Rob 以为自己看到了转机,仅仅一个错误的决定就导致了这样的可怕后果。我们对此都感到无能为力。 他在“希望”的最后一天我们做了最后一次的咨询。他对于戒毒和飞回英国看望女儿感到非常兴奋。他戒毒的决心是真诚的。我知道 Rob 曾经有过吸毒过量的历史,他是个高危复吸者,我曾警告过他千万不要重新开始注射。 Rob 最终败给了自己的毒瘾,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所有典型的毒瘾者行为在他身上都有。但同时他也是个温柔、随和、善良的人。和Pete 一样,他也是个技艺高超、才华横溢的音乐人。 在戒毒期间,Pete和Simon建立了Pete Doherty希望计划,这是一个帮助毒瘾者前往“希望”中心戒毒的慈善筹资项目。Doherty本人也计划举办慈善演出和相关活动来帮助其他成瘾者前往“希望”戒毒。 更多关于“希望”的信息请登录这里。 所有摄影摄像:Liam Thomas

作者: 萨姆·沃尔夫森(Sam Wolfson)
链接:http://noisey.vice.cn/read/a-look-at-pete-dohertys-time-at-a-thai-rehab-facility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http://noisey.vice.cn/read/a-look-at-pete-dohertys-time-at-a-thai-rehab-facility

Published by Dylan Kerr BA ACAT FDAP DipHE MBABCP

Mr Dylan Kerr Addictions Counselor Bachelors in Clinical Counseling (Hons) Advanced Certified Addictions Therapist Member of the British Association for Behaviour and Cognitive Psychotherapist Member of the Federation of Drug and Alcohol Practitioners HeDip Health-care HeDip Psychology of Addiction Dip Counselling Diploma in Arts Therapy Diploma in Transactional Analysis CSAT III Dylan Kerr is a Certified Substance Abuse Therapist who is qualified in Counseling, Psychology of addiction from Leeds University and Healthcare from Birmingham City University. Dylan Kerr has been a senior Therapist at the River Rehab, Lead Therapist at Lanna Rehab in Chiang Mai and Head Counselor of Hope Rehab in Siracha. As well as working in Thailand for 7 years, Dylan has also been the on-tour counsellor for the the Rock band ‘The Libertines’. Dylan is now resident counsellor at an Asian rehab. Dylan has experience of working within the music industry supporting acts in therapeutic needs. As well as working around the world Dylan has over 13 years experience delivering substance use disorder treatment at various agencies around the UK. He is skilled in motivational interviewing, CBT, RET and guidance around 12 step philosophies. Dylan has worked with a broad client base and establish the rapport needed to effect change and sustainable progression. Dylan wishes to start this blog to help educate people on his observations within this field and debate the nature of work in the addictions fiel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